中信朱建芳:融资问题比融资难问题更加突出
2019-11-06

    12月14日至16日,由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和上海钢铁联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钢铁市场展望和“我的钢铁”年会在上海举行。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建芳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题目是“2019年宏观经济前景:问题就是机遇”。朱建芳从国际国内两个角度对当前宏观经济问题进行了综合分析。在国际上,他指出,2018年全球流动性拐点已经出现,全球流动性的绝对收缩很可能在明年发生,这将导致全球资产价格的转折点,资产价格可能导致重估和调整。他还预计,2019年后美国经济周期将出现轻微衰退,但不会像2008年那样出现大规模的债务下滑,而且由于货币和财政政策空间有限,未来美国衰退后的短期V形复苏不太可能像2009年那样发生。在国内,朱建芳表示,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再次加大。从目前的高频数据来看,实体经济可能进一步下滑,并可能持续到明年下半年。他指出,投资总增长率在2018年有所放缓,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受到财政“去杠杆化”的影响,呈悬崖式下降。他解释说,在宏观层面,货币紧缩导致M2和社会金融的持续下降,导致经济增长疲软。在微观层面,影子银行的清理和非标准收缩速度过快,导致信用违约问题。前10个月,企业违约总额超过1000亿元,超过前几年。民营企业违约现象尤为显著。朱建芳说,美联储加息导致人民币贬值和国际资本外流的压力。2018年,叠加在美元上的美国加息周期加强,新兴市场汇率波动加剧。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近7%。因此,国际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趋势逐渐显现,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关注也越来越强烈。同时,他预测,2018年的汇率压力将在2019年持续,但效果会有所不同。明年,内外部周期性因素将主导汇率走势。他特别强调,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去杠杆化与稳定增长、内外需、债务风险和流动性之间的“三个平衡关系”。在保持三大平衡关系的同时,从某种程度上讲,明年可能需要向“稳定增长”和“扩大内需”倾斜。在货币政策方面,朱建芳指出,未来一年有若干方面需要加强。一是信贷向民营企业倾斜,二是要努力疏通沟通的传播机制。他预计明年资金总额将保持相当富裕。到2019年,基准将降低2-3倍。同时,中央银行也可以降低OMO的利率和小额贷款的利率。从资本价格的角度来看,最大的问题是融资困难,不昂贵,而且资本可用性问题比资本价格的表现更为突出,他说。在财政政策方面,他预计明年将会有更多的减税,导致赤字率反弹,狭义的赤字率反弹至3%,广义的赤字率反弹5-6%。除了货币和财政政策之外,他认为,体制改革值得更多关注,因为它将在中期内为经济提供支持。具体措施包括:刺激出口活力,不断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的商业环境,创造新的对外开放平台,促进多边和双边合作的深入发展。责任编辑:张耀